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私募基金排名」公募基金营销“偏差”和“娱乐风格”的后遗症出现了

时间:2021-04-19 00:52:27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证券报

最近,公共基金营销出现了各种“边缘球”行为。身居高位接手后,亏损的市民有了愤怒的宣泄口。在很多论坛和社交平台上,不断听到“基金销售误导基层民众”、“卖基金像卖快消品”、“投资圈和娱乐圈有什么区别”等疑惑。

那么,基本人投资的损失有没有基金公司过度营销的因素呢?上海某基金分析师表示,基金投资是一种严重的理财行为,相应的基金营销应遵循投资者利益至上的原则,以帮助投资者准确把握基金投资的要素,识别投资中的各种风险。而现在基金营销中使用的各种手段,似乎只有一个目的——更好更快的吸引注意力,达到筹集资金的效果。

“这种与投资的严肃性背道而驰的娱乐风格,至少是误导基层民众投资行为的主要因素,导致他们热衷短线交易,频繁上下追逐。”以上分析师表示,“基础人士缺乏专业知识,基金公司是专业投资者。既然投资者利益至上,那么明知道高位,为什么不阻止投资者入市,而是用营销手段引导投资者买入呢?”

娱乐之风盛行

如今,在基金公司的直播室里,娱乐之风盛行。一些基金公司已经把严肃的投资者教育抛在脑后,各种才艺展示成为效仿的对象。

邀请明星同台直播已经不能满足基金公司的娱乐需求。一些娱乐明星出现在直播室后,一些基金公司开始想到基金经理。经过专业包装,基金经理们走出办公室,走进直播室,弹指一挥间,弹啊弹,唱啊唱。在各种有意无意的帮助下,基金经理的价值有时甚至超过了他们的业绩,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对象。各种奇怪的图像接踵而至。一些知名基金经理开始有自己的粉丝支持群,甚至表情包和宠物秀。但也有赔钱的市民嘲讽说,为了回应女基金经理的价值,亏了的钱会在直播室当火箭刷,当礼物。

虽然这些奇怪的现象已经逐渐偏离了基金公司投资者教育的初衷,但一些基金公司在攀比心态和绩效考核的双重压力下,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一家基金的营销人员杨莉(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如今,各公司的直播数据变得异常火爆。如果只是一遍又一遍的介绍枯燥的金融知识,效果很不好。甚至有人在留言区直接批评‘不来上课’。现在你必须加上一些噱头,就像做电视节目一样,吸引眼球是有道理的。”

杨莉说,90后是公款零售客户的主力军,他们的社交习惯是大家研究的亮点。说到底,各种营销手段都是为了紧跟他们的行为习惯。从最初的直播效果来看,由于90后公民对基金投资的性质几乎一无所知,但对投资决策非常有信心,贴近社会习惯的营销方式很容易刺激他们的购买行为,导致销售额大幅增加。这也是公募基金公司争相效仿的根本原因。

“比如某知名基金经理,虽然在技术轨道上的赌博造成了业绩的剧烈波动,但几乎被90后异化为一种娱乐现象,和拜锦鲤一样乐此不疲。所以业内会发现,90后的购买冲动有时候并不是源于表现。我们都知道这是不理智的,但是没有办法。如果我们不帮忙,天平就会远离我们。”杨莉叹了口气。

记者注意到,一些基金营销流程也呈现出明显的娱乐特征:直播室推出相声基金、天津快板等娱乐手法,甚至基金公司请美女主播带领团队到四川某火锅店做答题活动,声称答对了就有免费的肥牛吃。

杨莉透露:“直播室内的赞、互动、转发、关注、留存等数据都是经过评估的。如果收视率惨淡,很难向领导解释。特别是在公司自身知名度不大的情况下,强调一定要搞个噱头来追过弯道。”

另一位基金从业者甚至直言,在兴趣和规模欲望的驱使下,基金行业明显呈现出过度娱乐化的趋势,内容越夸张突出效果越好,合规要给销售优惠。

但渐渐地,基金公司发现这种刺激效应开始减弱。当亏损开始蔓延时,基层民众开始审视自己的盲目行为。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基金公司并没有意识到娱乐对基层民众的危害,而是在刺激效果减弱的情况下试图加强刺激。

一些公司的套路

一些基金公司试图利用这些所谓的有趣而生动的营销来“圈钱”90后。但他们没想到的是,当市场突然大幅下跌,市民发现自己在娱乐后裸泳时,愤怒的矛头指向了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

江璐,1993年出生,典型的投资新手,2020年底成为“纯白女孩”(网络用语:购买大量重金白酒基金的基本公民)。然而,从那以后,他购买的基金产品净值一路下跌,短短几个月内损失率就达到20%以上,这让江璐的心情极其沮丧。

“当初,我不该为了几块钱的红包去基金住的房间。直播室里满是唾沫,吹大了推荐基金,不停的说这些基金产品的过往收益率有多高。迷茫的时候买的,现在后悔都来不及。”江璐抱怨道,“现在,当时这些基金大量储备的白酒库存已经处于相当高的水平,但为什么直播时没有任何风险预警呢?基金销售和电视购物、直播有什么区别?”

对此,上海一位基金电商销售负责人向《中国证券报》表示,基金过去的业绩并不能预测未来的业绩,基金经理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并不构成基金业绩的保证。投资者在进行基金投资决策时,应认同“买方自足原则”。负责人进一步指出,主流平台在基金申购页面有风险预警,不会不顾投资者利益,投资者在申购前要进行风险评估,因此低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不能购买高风险产品,平台已经履行了风险教育的责任。

但是江璐不承认这种辩护。她说,在基金两个小时的直播中,主持人除了“画一幅美丽的净值曲线蓝图”之外,还在聊天、讲笑话,还有几个风险警示经过。在直播的兴奋中,他们虚弱得不容忽视。

“基金公司很聪明,用各种方法调动你的情绪,让你的眼睛跟着他们做的娱乐噱头走。谁能注意到那些迷你风险警示词?就像基金公司把一头猪作为可爱的宠物带到市场上。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宠物猪身上。如果主持人不强调提醒,谁能看到这么小的风险警示文字?”江璐气愤地说,“他们都知道了带货直播,但是基金是‘货’吗?能不能不负责任的推荐给客户?”

事实上,在各种论坛和社交平台上,对基金公司甚至基金经理的批评都在蔓延。一批深受基金营销娱乐化伤害的90后市民逐渐意识到,基金产品不同于普通的快速消费品,不仅会让人赔钱,还会因为情绪波动而扰乱正常生活。所以,认真的投资理念才是正确的基金投资方式。

在基金公司工作了十几年的龚俊义(化名)说:“基金正在拼命利用眼前的盈利效应来做新的基金。有时间做投资者教育,就没有时间让投资者了解基金经理的风格、市场和基金常识。基金公司发行越难,基层民众的冲动就越高。最后,基层民众把被子问题归咎于基金公司和背后的基金经理。”

在严格监管的情况下,

监管机构很清楚公募基金营销过度娱乐化对投资者的危害。

近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公募基金行业投资教育宣传倡议》,明确指出公募基金管理人在开展投资教育宣传活动时,要注重专业性、诚信性和合规性;引导投资者树立正确的理财观念,坚持长期投资、价值投资、理性投资;严禁娱乐,不得违背相关民族精神和社会公共秩序及良好风俗习惯;机构不得开展或参与娱乐活动。

“有趣生动的同义词绝对不是过度娱乐,尤其是在资产管理行业。娱乐更多的是为了迎合人性,理性投资往往要战胜人性。”龚俊义说:“这是一个古老的真理。种玫瑰就有花,种蓟就有刺。源头流合理清水,下游水才合理清澈。”

一位数十亿美元的基金经理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其实从基金经理的角度来看,他们也非常反感基金公司过度娱乐化的营销行为,因为这给基金经理的正常投资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我们也知道,基金公司的规模和净利润是股东评估公司的指标,也是同事发放奖金的依据,所以真的不好说什么。但一个基金经理只要有点良心,其实就会明白,基金规模不仅要和基金经理的能力相匹配,还要和市场环境相匹配。在高点大力刺激基础人群涌入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因为在高点入市肯定是亏损的,但在这一点上,大家都在装糊涂。”上述基金经理无奈地说,“虽然口号是‘投资者利益至上’,但太多人在短期收益和长期品牌之间选择前者了。”

近日,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很多基金公司的娱乐风格并没有趋同,而是日益壮大,在销售压力的推动下愈演愈烈。花哨的营销模式背离了理性专业、勤奋自律的行业标准。不仅如此,一些基金渠道还存在营销外包的现象。通过与金融博主合作,传播“教小白、新手、大学生买基金”等爆款文章或视频,推荐产品并分销,最后给博主相应的股份。而这种行为,潜在的危害是惊人的。(李兰军)

[纠错][负责编辑:高畅]


以上就是私募基金排名公募基金营销“偏差”和“娱乐风格”的后遗症出现了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志瑶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