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000021」国有股布局新动向:“携手并进”的市场化运作方式只是为了双赢

时间:2021-04-17 16:50:26作者:佚名

这一轮国有资产运营的市场化风格显而易见:改变过去“买壳”的观念,但从产业协同的角度考虑;协议转让、参与增加、表决权委托等多种交易方式纷纷登场,各方利益得到更好的协调,而不是拘泥于传统的“一手交钱,一手交钱”的方式。

最近a股股权变动案例密集出现,各级国有资产成为最重要的“大买家”。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信息统计,自3月份以来,国有资产接管民营企业上市公司的案例已有十余起,占整体换股交易的一半以上,涉及公司总市值近千亿元。

与以往相比,本轮国有资产运营的市场化风格明显。在参与主体上,各级国有资产高效运行,参与主体覆盖国有资产体系的各个层面,包括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管理的中央企业巨头,大力推进证券化的区级国有资产;在目标的选择上,过去“买壳”的观念有所改变,但从产业协同的角度来看,跨区域经营逐渐成为“趋势”;在交易方式上,协议转让、参与增加、表决权委托等多种交易方式都在台上,其中有很多是根据各方特点“量身定做”的交易,不拘泥于传统的“一手交钱,一手交割”,更好地协调各方利益。

在投资银行家眼中,从提高证券化率、推动国企改革的角度来看,现在各级国有资产都有动力和实力介入上市公司的战略控制和日常运营,而一些在发展中遇到困难的上市民营企业则愿意引入强大的国有资本,利用国有资产的各种优势帮助企业度过难关或瓶颈,以获得更好的发展势头。

各级国有资产争抢镜头

最近,上市公司国有资产的购买者来自各级,从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直属的中央企业,到省级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到地级或区级国有资产。在一些地方,国有资产甚至频繁出现在a股市场。

“在这段时间里,国有资产接管了更多的上市民营企业,它们不是暂时的意图。很多都是之前谈了很久的。”根据上述投资银行家的说法,中长期内,国有资产进入上市民营企业的案例会更多,尤其是一些实力雄厚、投资意愿强的地方国有资产,动机和积极性都很强。

从梳理中可以看出,最近进入上市公司的国有买家来自各个层面,从国务院国资委直属的央企,到省级国资委,再到地级或区级国有资产。在一些地方,国有资产甚至频繁出现在a股市场。

我们来看看央企的动作。根据国珍环保股份有限公司3月18日发布的公告,中国节能股份有限公司拟通过转让股权和表决权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将成为其实际控制人。另一个出售的中央企业是中国通信集团。碧水园在3月中旬披露,中国交通集团控股的中国城乡和中国交通基金将通过委托投票权和增持股份的方式,取代温建平成为上市公司新的控股方。

在省级层面,浙江国资的表现尤为抢眼。短短几天,浙江国资就接到了两份订单,都是医药领域的上市公司。

3月25日,浙江医药卫生集团宣布,将逐步接管左立医药实际控制人余有强持有的上市公司15%的股权,并参与增持认购股份,成为左立医药新的控股股东。几天后,浙江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与签署协议,接受后者持有的康20%的股权,从而执掌康。浙江医药卫生集团和浙江中医药卫生产业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是浙江省国资委。

在地级市,此前“拿下”宝应股份和欧必特的珠海国资又有所动作,近期宣布有意通过旗下法华集团间接收购叶巍29.99%的股份,从而执掌这家刚上市三年的创业板公司。

此外,青岛国资委下属的海洋产业投资基金和海洋新动能基金将获得柏杨29.90%的股份,从而实现进入;景德镇市国资委下属的景德镇陶文大队计划收购殷飞仓储29.99%的股权,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

苏州吴中区的国有资产作为县级国有资产的代表,也是“不甘寂寞”。其控制的吴中金控此前已与高科石化实际控制人许签订协议,许放弃公司12.93%的股份表决权,吴中金控及其一致行动人愿意以16.48%的表决权控制上市公司。

双赢合作+产业协同

国有资产不是用来买壳的。国有资产青睐的上市公司或多或少都遇到了一些问题。强大的国有资产的进入可以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同时寻求产业链协调。双方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以确保在相关领域的深入合作。

盘点过往案例,国有买家,尤其是地方国有收购上市平台,倾向于选择“空壳公司”,主导后续操作。一方面进入公司的成本低,不需要花费太多就可以增加本地上市公司的数量;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其资产的后续注入和地方国有资产的证券化。

然而,如今,国有资产买壳的操作越来越少。本轮上市公司中“小市值”公司很少,很多市值超过50亿元,有的甚至超过100亿元。比如拟进入浙江国资的康,目前市值约150亿元;CCCC旗下的碧水园最新市值近300亿元,是中国知名的领先环保公司。

为什么国有买家要下大力气进入上市民营企业?

“这可以从两个角度分析。一方面,国有资产青睐的上市公司或多或少遇到了一些问题,有的经营压力大,有的大股东资金紧张,强势的国有资产可以带来充足的资源,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另一方面是在产业链中寻求协同。”一些私人投资者告诉记者。

例如,湘潭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子公司九华投资计划收购彭羚24.34%的股份。该公司表示,国有资本控股的引入进一步优化了公司的股权结构,有利于公司和股东优势资源的协调发展。纵观公司披露的最新2019年年报,由于汽车产业链不景气,公司受到较大影响,本期扣除后的归母净利润为1668.26万元,同比下降74.09%。

记者还注意到,许多国有企业在进入上市公司时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确保双方在相关领域开展深入合作。

浙江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进入康恩贝是一个典型案例。2018年,浙江省政府批准成立浙江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确立了“传承创新中医药产业服务健康中国”的目标,要求集团成为整合中医药优势产业的省级核心运营平台。康还在公告中表示,此次股权变更将促进双方在大医药卫生产业领域,特别是中医药卫生产业领域的战略合作,并以康为主体进行合作,打造“浙江省中医药卫生产业主平台”。

以产业协同为出发点,地方国有资产异地收购上市已不再罕见。比如景德镇陶文大队旗下的殷飞仓储,目前在江苏南京注册,不是景德镇本地企业。双方认为,殷飞仓储在物流设备制造方面有优势,景德镇陶文大队有陶瓷产业链业务流程,双方可以在仓储设备、仓储物流运营服务等领域进行合作,从而“一拍即合”。

交易方式灵活

国有企业进入上市民营企业的思维取向越来越产业化、市场化,相应的经营模式也更加多样化。很多方案都嵌入了新颖的操作方法。为了保证上市公司股权变更后的稳定经营,部分国有资产还与有关方面就上市公司未来几年的业绩承诺达成一致。

在更换所有者的情况下,如左立制药和碧水园,固定价格上涨被嵌套为一个重要工具,锁定了潜在控股股东的持有成本,增强了交易的确定性。在左立药业的交易中,未来的大股东浙江医药卫生集团通过股权转让和提高锁定价格的一揽子计划,进一步稳定了大股东地位;在碧水园的交易计划中,该公司计划从其第二大股东中国城乡地区筹集资金,后者将被提升为大股东。

委托投票权也是一种快速有效的引发所有权变更的方式。国珍环保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国珍集团向中国节能股份有限公司转让1.01亿股股份,并委托其拥有相应4197.77万股的表决权,从而助推中国节能。

除了委托投票权外,原控股股东放弃投票权也可以起到更换所有者的作用。4月6日晚,叶巍股份有限公司发出股权变更通知,控股股东叶巍控股通过协议转让将其合计6241.16万股股份转让给华实控股。为了保证华视控股的控制权,叶巍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也决定放弃相应16.33%股份的表决权。

苏州吴中区国资委(SASAC)快速运转。3月9日,从原高新石化实际控制人许手中接管上市公司7.064%的股权,并从原协同行动人天凯汇达手中接管9.42%的股权,成为上市公司“二当家”。随后,3月20日,吴中金控与许签订协议,许放弃公司持有12.93%股份的相应表决权,吴中金控及其一致行动人成功上位,成为拥有最大表决权股份的股东,并通过控制董事会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

此外,为了保证上市公司股权变更后的稳定经营,部分国有资产还与有关方面就上市公司未来几年的业绩承诺达成一致,从而“吃了定心丸”。在浙江医药卫生集团进军左立药业的计划中,余有强承诺,2020年至2022年,左立药业调整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000万元、6000万元和7200万元;或者三年调整后累计净利润总额不低于1.82亿元。

“过去对国有资产投资有很多要求和限制,以前的一些方案因为限制太多而无法推广。如今,国有资产的运营越来越市场化。即使有一些分歧,相关方也会通过各种交易方式协调解决,最终达到双赢。这也将是未来运营的大趋势。我相信,未来资本市场上将会出现更多‘熟练’的国有机构。”上面投资银行家说。


以上就是000021国有股布局新动向:“携手并进”的市场化运作方式只是为了双赢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志瑶股票网其他的资讯!